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三十一章情剑真不是给人修位置

作者: 时间:2021年01月25日 0条点评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三十一章:情剑真不是给人修的……

沙漠绿洲中,矛盾在不断酝酿激化。

帐篷中的人在苦苦思索真相,试图找出走出眼下窘境的方法,为此就连大师兄和王陆师兄的名誉节操也可以弃之不理。

同样,对于帐篷外的人来说也是一样,只要能救出大长老,他们也愿意牺牲许多东西。

牺牲性命的冲锋是最简单的ETF时代的短中期投资机会,事实上在双方对峙期间,一度有不少勇士热血上头,打算以自己的鲜血来证明沙漠部族的骨气,但好歹部族中的老家伙们将他们拦了下来。

敌强我弱,形势所迫,沙漠部族并没有热血冲动的资格,他们几个莽汉冲进去自杀是容易,万一激起对方怒火,冲出来大开杀戒,就凭沙漠部族如今的战力,有谁能挡?

所以过了很久,帐篷外的魔族仍只停留在抗议示威的阶段,虽然措辞渐渐强烈,却没有本质的影响。

“人类这就是你们自诩名门正派的做事方式?”

“我们待你们一片赤诚,甚至救下你们两人性命,你们却对大长老痛下辣手,你们简直丧尽天良不怕他日飞升渡劫,被天雷打得魂飞魄散吗”

“将长老放出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诸如此类的抗议声,帐篷里的人们已经听得烦了,过了片刻于脆有人在门口布下隔音术,顿时一片清静。

而安静的环境也的确更有利于人们的思考。

“你们说,要不要把其他人叫来?”

“其他人?什么意思?”林菀不解地看着忽然提出建议的风吟。

“我是说在福泉的那些人――大师兄先前不是在福泉建立基地来着?那边应该有咱们三队人呢,彩霞师姐也在,如果她能来的话,或许会有什么办法。

“向福泉求援么?”林菀喃喃道,“但福泉那边,不是正在和龙蛟做最后决战吗,不可能抽得出人手吧?”

风吟说道:“我不久前刚刚和福泉那边通过信,他们进度非常顺利,昨天才和龙蛟打过最激烈的一次硬仗,大获全胜”

其他几人听了都是一愣。

“现在福泉已经完全进入了收割节奏,就算少一个人甚至多个人也无关紧要。何况福泉基地本来就只是一个前沿基地,在福泉攻略完成后,三队人不可能全都驻留在福泉,大部分人还是要继续深入荒蛮之地探索的。那还不如来这里和咱们汇合,这个沙漠绿洲,深入挖掘的话恐怕是个比福泉更有潜力的地方

风吟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同意,目前的情况既然证明不是我们这些人能解决的,那么引入新的支援是理所当然。”

“虽说这次管理培训丨生计划是要锻炼我们每个人的独立能力,但在这种大事件面前,精诚合作才是根本。”

见师弟师妹纷纷赞同,风吟点点头:“那我便去准备给福泉那边写信了,只可惜祭坛离得有些远,待会儿还要麻烦哪位师弟师妹帮忙跑上一趟。由于整个社会和个人诚信系统尚未完全建立”

“风吟师兄,建议你不要那么做。”

“嗯?”风吟闻言一愣,转过头,只见说的话人竟是一直沉默低调的王舞师妹。

王舞师妹一如既往地将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修行中,此时盘膝而坐,周身法力如潮,显然正在运功时候。若非方才风吟听得分明,实在看不出是王舞在说话。

“王舞师妹,你刚刚说……建议我不要写信求援?为什么?”

王舞眼也不睁地回答道:“因为大师兄不希望有太多的人介入此事。”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王舞说完便不再言语,无论风吟怎么追问也都沉默以对,让风吟好一阵难受。

不过这么多年师兄妹相处下来,他也早习惯了王舞的特立独行,对于她来说,世上再没有比修行更重要的事――当然若非如此,以她的资质悟性也断然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一直以来,无论是门派历练还是其他活动,她都从来不曾走到台前,总是跟在其他人后面,将大部分精力用于潜修,至于历练之外更是闭关的狂热爱好者,一年有三百天以上是在家中闭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里蹲”。

她刚才主动开口说话,算是非常少见稀有的事了,而对于她的建议,风吟也打算认真考虑。

道理很简单,因为她是风吟和王陆亲自从福泉领到这里来的。而且大师兄看好王舞,这在黄金百度缺乏一个完善的账号体系。虽然旗下产品众多一代中也不算什么秘密了。

但是,不写信求援,现在这情况难道要无限期拖延下去?这里毕竟是人家的主场这些沙漠魔族看似孱弱,可他们已经和一个威能惊人的无形恶魔斗争了两千年一旦他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就凭自己这些人,真的挡得住帐篷外的千百人么?

时间就在焦躁中一点一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见帐篷门帘一动,一位魔族少女走了进来。

见到她,几名灵剑修士中顿时有人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

张胜站起身,惊讶地看着门口那位身材饱满,眉目却清纯稚嫩的少女。

少女见到张胜,洋溢起幸福的笑容,然后伸手比划了一番。

“你是说长老们吩咐你来?这……现在情况这么紧张,你来能于什么?”张胜大惑不解,同时也深感焦急。

正说着,身后有人吹起口哨:“张师弟,把持住自己哦可不要中了人家的美人计就投敌叛变了”

张胜怒而回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是么?总之可千万别做傻事哦,我跟你说,修仙之路虽然有千万条,但控制自己的感情,理智行事才是王道。当然我知道你是修炼情剑的,我们在春节期间把商品打包好但爱情是情,咱们之间的友情和基情你也不要遗忘了啊”

“王陈野你给我闭嘴”

张胜的咆哮声刚落,帐篷门帘又开,第二名少女走了进来,一样的性感火辣,一样的眉目清纯。

王陈野本还在嬉笑,见了那人顿时笑不出来,长身而起:“阿青,你怎么来了?”

那位魔族少女同样伸手比划了一番,令王陈野大感诧异:“你也是被长老们派过来的?怪了,让你来做什么啊?真是的,这里形势紧张,不排除动手可能,万一不小心伤到了怎么办?赶快回去吧不行,实在不能放心,于脆我送你回去吧”

“喂,王陈野,现在是你投敌叛变啊?”

然而还没等王陈野辩解什么,两位拔毒医师少女略带苦笑地比划出了一番手势。

王陈野和张胜的脸色同时变了。

“荒唐”“不可能”

几人之中,只有这两个和拔毒医师有过合体之缘的才懂沙漠部族的手语,其他人见两人神色变化,均是好奇:“怎么了?”

张胜摇头不语,只是用力抱住魔族少女,怎么也不肯放开。王陈野相对要放松一些,一声叹息后苦笑连连。

“沙漠部族的长老们方才仔细打听了帐篷中的情形,觉得他们三人中了沙毒所以才会昏迷不醒,然后……就将她们派来了。”

怀疑三人中了沙毒,然后派来了拔毒医师?这……这个情节的展开,真是喜闻乐见

王陆和欧阳商是不是中了沙毒,在场中人无从分辨。这沙毒无形无色,也只有这些魔族才能准确辨识出来。从逻辑上说,他们三人在绿洲城市之中,平白无故怎么会沾染沙毒?如果连这座城市都不安全,这些魔族早就灭绝了,所以沙毒的可能性并不大,这也是他们一开始就将魔族们挡在帐篷外面的原因。

但现在的情况是,经过这么久,灵剑修士们用尽手段也判断不出问题症结――理所当然,因为他们并没有人听说过筑梦术的存在。那么当沙漠魔族提出沙毒的可能性时,他们也就没办法再予以否定。

而且沙漠魔族们也坦然提出:如果你们不信我们也无所谓,但至少让我们将本族长老救回来。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很难拒绝,但对于张胜和王陈野来说,想要答应下来,也着实需要一番心理斗争。

拔毒医师拔毒的方法众所周知,对于沙漠部族而言这是生存必须,但对于这两位历练尚浅的年轻人来说……

“就没有其他拔毒医师了吗?”王陈野苦笑着比划手语。

魔族少女则认真地回应道:“部族的医师中,只有我们两个有资格为大长老拔毒。”

“……妈的,这东西还要讲究什么资格?”

“抱歉,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要尽快为大长老拔毒了。”少女的神色格外认真。

王陈野无言以对,转头看向张胜,只见师弟面色铁青,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任由自己的心上人走近前去,来到长老身边。

王陈野不由感慨,张胜师弟不愧是修炼情剑的,真是爱一个人就能爱她的一切,连头顶生绿都能置之度外,这等胸怀……还是请勿随意模仿的好。

帐篷中其他几名灵剑修士也是感慨张胜这大情种的爱情之路只怕前途多舛,对两位拔毒医师并没怎么在意。

而就在此时,其中一名魔族少女眼中,忽然泛起一丝黑色的光芒。

而她距离王陆和欧阳商,仅有几步之遥。

小孩秋季腹泻怎么办小孩子着凉会不会发烧济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通化牛皮癣医院哪家好福州包皮过长治疗费用上海哪家医院男科好

梧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南昌哪家男科医院好
银川白癜风好医院